首页>信息披露
央行重启并加速征信机构备案 行业或迎新局面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北京营业管理部,密集受理了北京3家企业征信公司的备案申请。从今年11月,内资企业征信公司备案重启以来,短短不到1个月的时间,已有5家公司获得备案。此前,内资公司备案已停滞两年之久,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企业征信公司备案有加速的趋势。

企业征信机构的重要功能定位之一为“培育企业信用,促进小微企业融资”。联系到银行业监管部门近期针对小微企业融资的诸多政策倾斜,加速企业征信机构备案,很可能是相关配套政策的一部分。

但事实上,企业征信机构的数量并不少,重启备案之前,即有120多家获得备案,其中有两家更是由外资征信巨头设立。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目前国内获得个人征信机构业务牌照的只有一家百行征信。

不过,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市面上的企业征信产品,普遍存在数据来源少、同质化程度高等问题,而企业征信市场则仍面临有效需求不足、产品供给不匹配等瓶颈。

目前,我国企业征信市场同样是“政府+市场”双体系并行。在政府层面,央行征信中心“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中的“企业征信系统”,截至今年9月份,累计收录2547.6万户企业,接收从事信贷业务的机构按照规定报送的信贷信息。

而市场层面的企业征信机构,即获得央行备案的企业征信公司,则主要面向在央行系统中缺乏有效信息的小微企业,主要收集非借贷数据。这部分群体极为庞大,截至2017年7月,我国小微企业名录收录的企业数已达7328.1万户。

12月8日,在第二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局长余文建表示,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根源在于银企之间信息不对称,金融机构需要依据征信记录进行信贷决策,而小微企业在传统征信里是“薄档案”群体,如果只使用传统负债类数据,天然会产生首次获得贷款难的问题。替代性数据批量化使用,对传统的征信数据是良好的补充,能够帮助银行等金融机构了解小微企业经营状况,促进小微企业获得贷款。

企业征信公司所收集和处理的正是这种替代性数据,通常包括工商登记信息、涉税信息、司法诉讼信息等企业基本面信息,以及关联企业信息、对外投资信息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市面上的小微企业征信产品,大多集中在对上述类型信息的收集和解读上,主要原因在于,这些信息在国内现阶段公开程度最高、获取成本最低。

这导致市面上大量的小微企业征信产品,本质上只是一份工商司法数据报告而已。相比之下,国外已发展成熟的企业征信公司所涵盖的数据则要广泛得多。例如,几乎垄断了整个美国企业征信市场的美国邓白氏公司,则通过政府公开信息、信息提供机构的信息、互联网信息、银行、拜访访谈所得信息等渠道,全面收集小微企业信贷以及非信贷信息。

而日本帝国数据银行则建立了该国全球最大的商业数据库COSMOS,通过调查员拜访、企业代表访谈等获得数据,包括企业贷款交易信息、财务数据、纳税情况、企业6年内的经营情况等非信贷信息。

而国内企业征信公司扩大信息收集范围则存在现实困难。余文建表示,针对小微企业,替代性数据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支付类数据,主要来源于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第二类政务类数据主要来源于公共部门;第三类商务数据主要来源于各类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的大数据,包括电子商务、社交媒体、手机使用、房租缴纳等等。

余文建同时也指出,目前在替代性数据应用过程中还存在一些问题,包括支付类数据方面没有开放共享,目前国内支付类数据还处于本机构内部相对封闭的状态,难以充分应用于信贷决策。同时,政务类信息比较分散,商务类数据有效性不足。

在数据收集获取难、成本高的现状下,较窄的数据难以全面反映企业真实的信用状况,而如果扩大收集范围,较高的数据获取价格则直接影响企业征信机构的经营利润。

此外,百融金服副总裁王正明认为,“各家征信公司对小微企业信贷风险的理解还存在一些缺陷,尤其是对垂直行业的业务场景理解不够深,产品设计不够精细化,这其实是产品同质化的一个根本原因。”

好的征信产品不能只是数据的简单堆积和加工,而应该是一套包含更多基于场景解读的规则和评价体系。同一份数据,由于小微企业所处行业不同、企业规模不同,可能所折射出的意义是截然不同的,所以需要根据具体的场景进行解读和评价。

在这样的现状之下,企业征信机构盈利能力普遍不乐观。有业内人士表示,征信机构收集整理信息,需要做很多工作,但因为面向的主要是小微企业,即使最终银行愿意对企业放款,但能给到征信公司的收入其实是很少的,因为在整个过程中只是提供了征信服务,并没有触碰资金。

因此,我们看到不断有获得备案的企业征信公司,选择申请注销备案。截至目前,根据央行官网公开信息,已经有21家企业征信公司申请注销备案主动退出。但这其中也存在部分本身就存在“失信污点”的企业,可能是为了避免被央行强制注销而主动申请,比如最近申请注销的瑞思科雷征信。公开信息显示,瑞思科雷征信法定代表人原旭霖,同时是网贷平台九斗鱼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为63.83%,而早在今年7月份,九斗鱼即宣布原旭霖已“失联”、“跑路”,并且至今仍在逃。

与经营个人征信业务须取得行政许可不同,经营企业征信业务门槛要低很多,只需符合条件向央行备案即可,这导致企业征信行业曾一度出现过一些乱象。早在2016年11月,央行曾下发《关于加强征信合规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相关机构全面开展征信合规自查自纠工作,其中明确指出,“部分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和信用评级机构违规经营问题突出,严重干扰企业融资的公平环境。”

而今年5月份,上海一企业征信公司更是因出售1800余条公民房屋产权信息,而被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据查,从2016年11月开始,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潘某,为满足一些小贷公司客户对个人借贷抵押用的房产信息真实性进行核实的额外需求,指使其公司员工蔡某、凌某等人,根据小贷公司客户提供的房屋地址,向他人购买个人房屋产权信息,也就是俗称的“产调信息”,然后将这类信息出售给上述小贷公司等客户,该行为对产权人造成安全隐患。

也基本是这些乱象发生的同时,央行暂停了内资企业征信公司的备案申请,在之后长达2年的时间,只是受理了两家境外企业征信巨头在我国开展业务的备案申请。现在,时隔两年,央行重新打开内资公司备案闸门,在外资巨头带来成熟经验和更大竞争的格局下,我国企业征信行业或将迎来崭新的局面。

版权所有:西安北创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陕ICP备16001734号-1 陕公网安备 61011302000556号 安全等保备案 61010099026-18001